제목   |  [2/7] “流行+戏腔”让中国原创音乐更自信 작성일   |  2024-01-31 조회수   |  21623

[간체자]

 

“流行+戏腔”让中国原创音乐更自信

 

在今年的央视中秋晚会上,首演的原创作品《九州》以“流行+戏腔”的跨界融合手法收获关注与好评。该作品将流行音乐元素、戏曲腔调与传统川剧巧妙融合,传递出中华儿女同宗同源、血脉相承的爱国情怀,不仅在艺术层面实现了再突破,更在文化传承与创新方面树立了新的典范。

近年来,国风音乐深受大众喜爱,以《万疆》为代表,“流行+戏腔”掀起潮流。该曲推出当年即被媒体评选为“年度十大BGM”,被相关平台评选为“年度歌曲”。作品发行至今持续保持着极高的传唱度,在各大音乐平台,乃至在不少基层文化活动、校园文化活动中,已经成为曝光率最高的经典曲目之一,尤其在学生之间广泛传唱,可谓影响广泛。

“流行+戏腔”的风靡,一方面反映了在建设文化强国背景下,大众审美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独特的东方美学重新成为中国流行音乐的主流;另一方面反映了中国音乐人文化自信不断增强,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成为越来越多音乐人的创作自觉。虽然深受西方音乐理论、创作技法的影响,但是现当代中国音乐人积极求变,不断突破,积极挖掘创编素材,跨越中国传统、西方古典与现代音乐的界限,拓宽创作思路,探索中国作曲体系的现代化路径,“流行+戏腔”应运而生。

流行与戏腔通过跨界融合,提升了中国原创音乐的价值内涵,体现了中华优秀传统音乐文化面向当今时代音乐审美的适应性和可塑性,这一转型为音乐创作开辟了新的视角。“流行+戏腔”自20世纪90年代就悄然走进大众视野,《前门情思大碗茶》《说唱脸谱》等红遍大街小巷。新世纪以来,《故乡是北京》《霍元甲》《梨花颂》《新贵妃醉酒》《北京一夜》等陆续推出,通过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地方卫视的跨年演唱会等大型演出活动走向大众,逐渐成为中国原创音乐中一道亮丽的风景。

这一艺术现象的兴起离不开中国音乐人对作曲技法的突破,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基因的挖掘。中国戏曲文化作为千年传统文化的代表之一,为作曲家们提供了深厚的养分。通过现代化的作曲技法以及唱腔设计,将传统与现代交织,使受众得以情感共鸣,作品传唱度较高。戏曲艺术原本蕴含着广泛综合的艺术要素,包括文学、音乐、舞蹈、美术、武术、杂技以及表演艺术,具备综合性与包容性的主要艺术特征。其音乐素材源自民间,融聚了代代相传的共同记忆与集体智慧,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正因为如此,戏曲即便流传千百年,仍能与现代流行音乐相融合,衍生出“流行+戏腔”这一独具特色的复合性新型艺术范式。这种戏与歌的融合迥异于通俗的流行歌曲,超越了“口水歌”的局限,突显了其艺术性。

中国传统美学理念认为,人声歌唱比器乐更具亲和力和感染力,更容易唤起受众的理解与共鸣,以歌词为载体,既能“传情”也可“达意”。“流行+戏腔”通过创新唱腔设计,充分发挥了声乐演唱中的发声、咬字、气息、装饰音等技术技巧,栩栩如生地刻画音乐形象;在演唱中注重字与声、声与情的相互关系,清晰准确地传达作品的思想性与艺术性,使得高雅音乐与大众生活紧密相连。同时,作曲家以“旋律美”为价值归宿,在创作过程中把控适于传唱的音域,使作品在保持高雅的同时也具有易于传唱的特点,从而取得了深入人心的推广效果。这使得受众能够在日常生活中学唱并传唱。

这类作品大多采用中国民族调式,即“宫、商、角、徵、羽”五声音阶,在旋律创编上既有传统戏腔的独特韵味,又有现代流行音乐的律动与张力。歌词兼顾了诗意雅韵及现当代文学品位,配器以古琴、琵琶、二胡、古筝、笛、箫、笙、鼓等民族乐器为乐队编制。根据音乐创作的整体布局,适当融入西洋交响乐,丰富了和声语汇,迎合现代人的审美,适应海外推广需求。最具吸引力的当然还是别具匠心的唱腔设计,例如《新贵妃醉酒》主歌部分是流行唱法的男声独唱,副歌部分则转变为京剧唱腔的独唱来推进音乐情绪,全曲由一名歌手完成,颇具特色的“双声”唱法演绎,朗朗上口的旋律,既唯美又大气。又如《武家坡2021》引子部分的京腔念白,现代化表达了生角薛平贵与旦角王宝钏的情感交织,随后又以“流行+戏腔”的形式,创新性表达了折子戏《武家坡》的文化精髓。该作品独唱、重唱等不同版本相继在各大卫视及音乐平台上演。

“流行+戏腔”的创新传承不仅激活了国民内心的民族文化基因,也为传统戏曲文化融入现代生活注入了新的活力。此类题材的作品不仅具备高雅音乐领域的艺术水准,也在大众娱乐领域具备了广泛的传播价值。此外,在美育教育方面,这类作品也具有一定的教育价值。《前门情思大碗茶》《说唱脸谱》《故乡是北京》《梨花颂》等作品已被纳入中小学音乐教材,成为课程内容。通过音乐教育的熏陶,可以引导学生深入了解中华优秀传统音乐文化,领略中华传统音乐与现代音乐融合的魅力,培养他们对国家文化的自信和认同。

“流行+戏腔”音乐作品的涌现与风靡,标志着中国原创音乐的一种新潮流。这种音乐形式将传统戏腔与现代流行音乐相结合,弥合传统与现代,凸显东方音乐美学思想,多维度呈现了国风音乐“守正创新”的理念。这一独特的艺术表达方式在音乐界取得了显著成就,为中国音乐走向世界开辟了新的路径,使得中国原创音乐在国际音乐舞台上有了更加自信的表达方式。

 

 

[번체자]

 

“流行+戲腔”讓中國原創音樂更自信


在今年的央視中秋晚會上,首演的原創作品《九州》以“流行+戲腔”的跨界融合手法收穫關注與好評。該作品將流行音樂元素、戲曲腔調與傳統川劇巧妙融合,傳遞出中華兒女同宗同源、血脈相承的愛國情懷,不僅在藝術層面實現了再突破,更在文化傳承與創新方面樹立了新的典範。

近年來,國風音樂深受大衆喜愛,以《萬疆》爲代表,“流行+戲腔”掀起潮流。該曲推出當年即被媒體評選爲“年度十大BGM”,被相關平臺評選爲“年度歌曲”。作品發行至今持續保持着極高的傳唱度,在各大音樂平臺,乃至在不少基層文化活動、校園文化活動中,已經成爲曝光率最高的經典曲目之一,尤其在學生之間廣泛傳唱,可謂影響廣泛。

“流行+戲腔”的風靡,一方面反映了在建設文化強國背景下,大衆審美已經發生了顯著變化,獨特的東方美學重新成爲中國流行音樂的主流;另一方面反映了中國音樂人文化自信不斷增強,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成爲越來越多音樂人的創作自覺。雖然深受西方音樂理論、創作技法的影響,但是現當代中國音樂人積極求變,不斷突破,積極挖掘創編素材,跨越中國傳統、西方古典與現代音樂的界限,拓寬創作思路,探索中國作曲體系的現代化路徑,“流行+戲腔”應運而生。

流行與戲腔通過跨界融合,提升了中國原創音樂的價值內涵,體現了中華優秀傳統音樂文化面向當今時代音樂審美的適應性和可塑性,這一轉型爲音樂創作開闢了新的視角。“流行+戲腔”自20世紀90年代就悄然走進大衆視野,《前門情思大碗茶》《說唱臉譜》等紅遍大街小巷。新世紀以來,《故鄉是北京》《霍元甲》《梨花頌》《新貴妃醉酒》《北京一夜》等陸續推出,通過央視春節聯歡晚會、地方衛視的跨年演唱會等大型演出活動走向大衆,逐漸成爲中國原創音樂中一道亮麗的風景。

這一藝術現象的興起離不開中國音樂人對作曲技法的突破,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基因的挖掘。中國戲曲文化作爲千年傳統文化的代表之一,爲作曲家們提供了深厚的養分。通過現代化的作曲技法以及唱腔設計,將傳統與現代交織,使受衆得以情感共鳴,作品傳唱度較高。戲曲藝術原本蘊含着廣泛綜合的藝術要素,包括文學、音樂、舞蹈、美術、武術、雜技以及表演藝術,具備綜合性與包容性的主要藝術特徵。其音樂素材源自民間,融聚了代代相傳的共同記憶與集體智慧,具有深厚的羣衆基礎。正因爲如此,戲曲即便流傳千百年,仍能與現代流行音樂相融合,衍生出“流行+戲腔”這一獨具特色的複合性新型藝術範式。這種戲與歌的融合迥異於通俗的流行歌曲,超越了“口水歌”的侷限,突顯了其藝術性。

中國傳統美學理念認爲,人聲歌唱比器樂更具親和力和感染力,更容易喚起受衆的理解與共鳴,以歌詞爲載體,既能“傳情”也可“達意”。“流行+戲腔”通過創新唱腔設計,充分發揮了聲樂演唱中的發聲、咬字、氣息、裝飾音等技術技巧,栩栩如生地刻畫音樂形象;在演唱中注重字與聲、聲與情的相互關係,清晰準確地傳達作品的思想性與藝術性,使得高雅音樂與大衆生活緊密相連。同時,作曲家以“旋律美”爲價值歸宿,在創作過程中把控適於傳唱的音域,使作品在保持高雅的同時也具有易於傳唱的特點,從而取得了深入人心的推廣效果。這使得受衆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學唱並傳唱。

這類作品大多采用中國民族調式,即“宮、商、角、徵、羽”五聲音階,在旋律創編上既有傳統戲腔的獨特韻味,又有現代流行音樂的律動與張力。歌詞兼顧了詩意雅韻及現當代文學品位,配器以古琴、琵琶、二胡、古箏、笛、簫、笙、鼓等民族樂器爲樂隊編制。根據音樂創作的整體佈局,適當融入西洋交響樂,豐富了和聲語彙,迎合現代人的審美,適應海外推廣需求。最具吸引力的當然還是別具匠心的唱腔設計,例如《新貴妃醉酒》主歌部分是流行唱法的男聲獨唱,副歌部分則轉變爲京劇唱腔的獨唱來推進音樂情緒,全曲由一名歌手完成,頗具特色的“雙聲”唱法演繹,朗朗上口的旋律,既唯美又大氣。又如《武家坡2021》引子部分的京腔唸白,現代化表達了生角薛平貴與旦角王寶釧的情感交織,隨後又以“流行+戲腔”的形式,創新性表達了摺子戲《武家坡》的文化精髓。該作品獨唱、重唱等不同版本相繼在各大衛視及音樂平臺上演。

“流行+戲腔”的創新傳承不僅激活了國民內心的民族文化基因,也爲傳統戲曲文化融入現代生活注入了新的活力。此類題材的作品不僅具備高雅音樂領域的藝術水準,也在大衆娛樂領域具備了廣泛的傳播價值。此外,在美育教育方面,這類作品也具有一定的教育價值。《前門情思大碗茶》《說唱臉譜》《故鄉是北京》《梨花頌》等作品已被納入中小學音樂教材,成爲課程內容。通過音樂教育的薰陶,可以引導學生深入瞭解中華優秀傳統音樂文化,領略中華傳統音樂與現代音樂融合的魅力,培養他們對國家文化的自信和認同。

“流行+戲腔”音樂作品的涌現與風靡,標誌着中國原創音樂的一種新潮流。這種音樂形式將傳統戲腔與現代流行音樂相結合,彌合傳統與現代,凸顯東方音樂美學思想,多維度呈現了國風音樂“守正創新”的理念。這一獨特的藝術表達方式在音樂界取得了顯著成就,爲中國音樂走向世界開闢了新的路徑,使得中國原創音樂在國際音樂舞臺上有了更加自信的表達方式。

 

网址:http://ent.people.com.cn/n1/2023/1226/c1012-40146663.html

인쇄하기